医源世界
首页合作平台在线期刊中华现代临床医学杂志2004年第2卷第6A期

补法在中医妇科临床中的应用

来源:中华现代临床医学杂志
摘要:补法是中医的治疗大法之一,它是一种增强体质,改善机体虚弱状态的治疗方法。从中医发病学的观点来看,任何疾病的过程,都是正邪斗争的过程,没有正、邪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构成人体的疾病。也就是说疾病的性质,不是偏重于正气虚,就是偏重于邪气实。故治妇人之疾病,当以经血为先……”。...

点击显示 收起

补法是中医的治疗大法之一,它是一种增强体质,改善机体虚弱状态的治疗方法。从中医发病学的观点来看,任何疾病的过程,都是正邪斗争的过程,没有正、邪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构成人体的疾病。在这个过程中,其正邪这对矛盾必定有一方是主要的,另一方是次要的。也就是说疾病的性质,不是偏重于正气虚,就是偏重于邪气实。在治法上不外“补”和“泻”两大法。而源于妇女的生理特点,“妇人之身,有余于气,不足于血,以其数脱血也”(《灵枢·五音五味篇》),明代《景岳全书》 [1] :“女子以血为主,血旺则经调而子嗣,身体之盛衰无不肇端于此。故治妇人之疾病,当以经血为先……”。人乃血肉之躯,无形之阳气,基于有形之阴血,妇女经、孕、产、育屡耗其血,血不贵乎。而且祖国医学对于疾病总体的发病学认识是“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治疗上应“虚者补之”。因此,笔者认为在妇科治疗上,要随时随地顾护精血,不能伤及精血。而精血与肾、肝、脾的关系尤为密切。女子之身,依赖于血,心主血,肝藏血,脾统血,为气血生化之源,肾藏精,精化血,血虽生于心,然心得肝、脾、肾三脏功能的相互协调、相互制约、相互配合才能完成从生化、运化到濡养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的作用。所以,妇科病的治疗法则虽然很多,然补法仍占据主要位置。刘完素《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曰 [2] :“妇人童幼天癸未行之间,皆属少阴;天癸既行,皆从厥阴论之;天癸已绝,乃属太阴经也”,是依据妇女生理特点进行治疗的规律性阐述,可见妇人之身重在肾、肝、脾。长期的临床工作使我体会到凡是以补益正气、调理冲任而令机体气血通畅、经调子嗣的方法都可称为补法。但临床治疗时必须根据“虚”的不同属性及兼症,采用不同的方法,分而治之,有的放矢。现将笔者运用补法的体会简述于后,以求正于同道。

1 补肾滋肾

肾为先天之本,主藏精气,是人体生长、发育和生殖的根本。妇女发育到一定的时期,肾气旺盛,天癸成熟,冲任通盛,才有月经和孕育的可能。若肾气不足,冲任亏损,就会发生经、带、胎、产、杂诸方面的疾病。肾中精气,只宜固秘,最忌耗泄,因妇女常耗血伤阴,因此就妇女之肾而言多用补法,或补肾固冲,或滋肾养阴,或温肾助阳,或温阳行水。主要用于月经不调,带下量多、胎元不安、妊娠肿胀、不孕症、阴挺等疾病,常用方如固阴煎、六味地黄丸、左归丸、金匮肾气丸、右归丸等。肾为水火之脏,藏真阴而寓元阳,以达阴阳消长,水火互济之功。因此,补肾之法重在平调阴阳。唐代王冰明确提出补肾不外壮水、益火两大法;明代医家张景岳根据阴阳互根的观点提出:“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并创制了左归、右归之类,体现了平调阴阳的制方理论。

2 养肝柔肝法

肝气郁结宜疏,肝血不足要养,故治肝之法有补泄两大法。肝藏一身之血,阴血充足则肝体得养,肝木畅茂,肝性喜柔恶刚,调节情志,条达气血,尽疏泄之能事。因此,肝病的特点主要表现在肝血不足和疏泄太过这两个方面,而妇人之身有余于气,不足于血,肝为藏血之脏,血伤则肝首先受累,尤其在经行、孕后阴血下注,肝阴不足,肝阳偏盛,诸症滋生。再加上女子之身,阴性凝结,常有不得隐曲,易于忧郁,郁结难解,气机不利,气病则诸病又起,此亦为妇科病的重要发病机制之一。朱丹溪曰:“气血冲和,百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正由于肝藏血,主疏泄,性喜条达,故对治女性之郁以养肝血为主,疏肝气为辅,方能顺其条达畅茂之性,伸春气之升而万物化育。如张景岳所云:“欲与通之,不如充之”。以治肝郁之首选方逍遥散为例,全方由当归、白芍、柴胡、薄荷、茯苓、白术、炙甘草、煨姜组成,前四味对肝,后四味对脾。《医宗金鉴》对本方的配伍有过精要解释:“肝木之所以郁,其说有二,一为土虚不能升木也,一为血少不能养肝也。盖肝为木气,全赖土以滋培,水以灌溉,若中土虚则木不升而郁,阴血少,则木不滋而枯”,因此调肝之法必加健脾之品。肝气抑郁,常有气郁、气滞,一般认为起码要用香附、青皮、川楝、郁金等行气药,逍遥散为疏肝达郁之主方,但全方没有一味直接理气的药,仅以柴胡、薄荷疏散肝郁,这是因为肝体阴用阳,肝气抑郁,一方面影响藏血,一方面又易于化风,动风阳,行气药一般都较辛燥,易助阳伤阴。王孟英曰“然理气不可徒以香燥也,盖郁怒为情志之火,频服香燥,则营阴愈耗矣”。治此等之症,常以柔肝之法,以柔济刚,可见古人制方用药,择善而从,启人心思。养肝柔肝法重在通过滋、养、柔来条达肝木而非直接用疏泄之品,所谓“滋”指的是在养肝的基础上常加以滋肾之品,因肝肾同源,精血相生,滋肾养肝即是益冲任之源,源盛则流自畅,其病自愈。常用方如逍遥散、杞菊地黄丸、调肝汤等;所谓“养”指的是养肝阴以制肝阳,肝阴不足,则肝阳上亢,致妊娠眩晕、产后痉症等,常用方如一贯煎、三甲复脉汤之类;所谓“柔”是指养血柔肝,妇女由于经、孕、产、乳数伤于血,肝血不足,冲任血虚,进一步导致月经后期、月经过少、闭经、胎动不安、不孕等疾病,治疗宜养血柔肝,培补经源,常用方如四物汤、养精种玉汤之类。在疏肝方面,理气、行气、破气之品,不要随便使用或过用,这些药虽能行气解郁,但有化燥伤阴之弊,而不顺其女子之生理特点。

3 健脾和胃法

脾胃为后天之本,精血化生之源,而人之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赖于精血的濡养。历代医家都非常重视脾胃在人体的作用。脾为中土,滋灌五脏百骸,脾病则心不能主,肾不能滋,肝不能藏……周身难健,而妇女由于经、孕、产、乳都以血为用,屡耗血伤血,致机体常处于血不足的状态,故妇人以血病者多。《灵枢·决气篇》曰:“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李东垣曰:“夫脾胃不足皆为血病”;《女科要旨》曰:“虽曰心生血,肝藏血,冲、任、督三脉俱为血海,为月信之源,而其统主则惟脾胃,脾胃和则血自生,谓血生于水谷之精气也……”;《女科经纶》 [3] 引程若冰说:“妇人经水与乳,俱由脾胃所生……变化赤而为血,血有余则下注冲任而化为经水,冲为血海,任主胞胎……流注于乳房变白而为 乳……”。说明脾胃是经孕乳之本。因此健脾和胃,培后天,以供养身心,籍以繁衍后代,亦是妇科重要治则。四君子汤乃健脾和胃之基础方,此方补气而不滞湿,善调脾胃,作用平和。叶天士曰:“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盖太阴之土,得阳始运……”。如李东垣所创的补中益气汤等,均属甘温之剂,因脾亦有所喜恶,喜温恶寒。喜甘恶苦,喜运恶滞,喜升恶降,喜燥恶湿,此脾性也。而此方恰好是温、甘、运、升、燥相结合的方剂。临床用此方治疗血崩大剂量用参、术、芪定能固摄升提止血;治疗产后血虚发热、恶露不绝亦可用此方甘温除热、固摄止血。如脾胃偏虚,失于和降,引起脾虚湿聚,则可在四君子汤的基础上加味,分别选用五味异功散、六君子汤、香砂六君子汤等。若脾虚化源不足,往往引起心血亏损,出现心慌、气短、失眠、纳呆、崩漏等症,治宜补益心脾选用《校注妇人良方》之归脾汤,助心脾化生而滋其生化之源,脾旺血足,则统摄有权,其他如健脾益气止带(完带汤)、健脾益气通乳(通乳丹)、健脾安胎(举元煎)等亦为临床所常用。所谓健脾和胃,应从两方面来理解,一为“补”之意,即在脾虚的情况下,采用“甘味”之药健脾补中,加强脾胃生化气血功能,既防病邪入侵,又可资血于肝;二为调之意,即用调和之法,以防脾土壅滞。从而维持脾胃正常的运化功能。

4 补气养血法

气血来源于脏腑,运行于经络,是妇女经孕产乳的物质基础。若妇女气血调畅,则五脏安和,冲任通盛,经孕正常。然妇女以血为本,血随气行,由于经、孕、产、乳的关系,容易耗血伤气,导致气血虚弱,影响冲任,发生妇科疾病。如可出现因虚致瘀、因虚致痛、因虚致崩等,可以说,气血虚弱不但是妇科疾病的成因,有时也是妇科疾病的结果。因此,补气养血法也是妇科临床常用方法。代表方如八珍汤等,根据兼症的不同,加以温经、凉血、化瘀消之品。如瘕(子宫肌瘤、盆腔慢性炎性包块等),临床多以气滞血瘀辨证而疏于虚实辨证,而这一类的疾病临床常有月经先期、月经过多、经期延长的症状,且病程日久,患者体质偏虚,一味的活血化瘀、清热解毒,效果不尽然,而配以补气养血之品,效果就好,因为中医认为气行则血行,血行则瘀散。而现代科学研究也证实补气养血的药物对机体的免疫力、血液循环有明显的改善作用。

综上所述,补法在妇科中应用广泛,效果显著。应用补法首先要分阴阳、论气血,结合病程及体质,弄清虚症的实质和脏腑定位,同时要防止“闭门留寇”,在外邪未尽的情况下,不要过早使用补法;对于慢性虚症患者宜缓补,急性虚脱之症,宜立即大剂进补,不可延误时机;阴津亏损,忌用温补,以免助火伤阴;阳虚有寒则忌清补,以免助阴损阳。由于肾、肝、脾和气血在女性生理、病理上的特点,妇科临床常常是补肾滋肾、养肝柔肝、健脾和胃、补气养血法的整合应用,而很少单一只用某法。

参考文献

1 邱德文,张荣川.中医治法探讨.贵阳:贵州省卫生厅,1978,24-35.

2 马宝璋.中医妇科学.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33-40.

3 王存芬.浅议《金匮要略》治疗肝病的特点.上海中医药杂志,2003,37(8):21.

作者: 胡捷 2005-9-22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