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行业资讯医疗动态

“迷奸”案频发 广东“迷魂药”泛滥危害社会

来源:INTERNET
摘要:日前,佛山市中级法院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今年上半年,佛山市两级法院审结了约20起利用“迷药”进行违法犯罪的恶性案件,其中不乏惊动一方的大案要案。相关资料显示,近年来,国内利用“迷魂药”实施迷抢、迷奸的案件呈大幅上升的趋势。经过长达半个月的跟踪采访,日前记者初步掌握了顺德区一个专门向社会大肆兜售“......

点击显示 收起

  日前,佛山市中级法院有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今年上半年,佛山市两级法院审结了约20起利用“迷药”进行违法犯罪的恶性案件,其中不乏惊动一方的大案要案。部分犯罪分子因为罪大恶极而被处以极刑。相关资料显示,近年来,国内利用“迷魂药”实施迷抢、迷奸的案件呈大幅上升的趋势。

  经过长达半个月的跟踪采访,日前记者初步掌握了顺德区一个专门向社会大肆兜售“迷魂药”的团伙。这些无业人员在向社会扩散可以立即致人于昏迷甚至死亡的“迷魂药”的同时,还向购买者“传授”如何利用药品在不同的地点实行抢劫、迷奸的毒辣手段。

  然而,一个值得关注的情况是:对于街头随处可见的迷药兜售小广告、甚至街头的迷药交易,公安部门因为主要由安眠药、镇定药成分配制的“迷药”不属于违禁药品,在交易阶段不属于公安管理难以有效打击;而作为药品管理机构的药监部门,则认为药店、医院违规销售上述药品才能对其严肃处理,对于街头私自销售“迷魂药”的行为,药监部门没有行政执法和处理的条件。此种情形导致迷药在向社会扩散的阶段处于“监管真空”。

  追查:

  迷药这样扩散。。。。。

  1 交2000元入会费 对方就提供“强效迷魂药”,每个月向“合作方”交纳两万元的“管理费”

  如同兜售假文凭的招帖广告一样,目前,在佛山、广州、中山等城市的车站公共厕所、街头巷尾、电线杆上,不时可见“迷魂药”的兜售小广告。对于药物的称呼,或许是为了避免公安机关的追查,兜售者往往在广告上只写上“醚药”两个字。除了一个电话号码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信息。

  向记者出售“迷药”的东北青年声称:他只是一个负责送货收钱的“马崽”。他的身后有一帮分工明确的兄弟。就在记者向其正式购买药样的前一段时间里,曾经与对方保存了半个月的联系,同样的一个电话号码,每次都是不同的人在接听。直到记者发稿时,这个团伙的成员依然打来电话催促“赶紧来买货,不然很快卖完了,以后会涨价的。”

  在与东北青年保持联系的同时,另外一个男子在与记者联系上后道出了另外一种令人心惊的“合作方式”:他让记者首先交纳2000元的入会费成为他们的伙伴,然后提供“强效迷魂药”给记者拿去使用。每个月向“合作方”交纳两万元的“管理费”。

  “只要你头脑灵活,掌握了好的方法,每个月两万元的管理费简直是小菜一碟。现在我们都是这样与人合作的。”对方说。

  2 神秘青年路边卖蓝色小药片,称“男的服用,最多用三片;女的只要两片就够了,服用一分钟后绝对甜睡不醒”

  经过半个月的电话接触后,前日下午,佛山市顺德区大良街办一个兜售“迷魂药”的青年终于同意和记者见面。“你至少要购买500元的货,不然就不要来了。一次生意少于500元我是不会做的。”对方在电话中说。

  “交易”的地点位于大良街办一家大商场的附近马路边,这位操东北口音的年轻人与记者接上头后,从身上拿出了六粒蓝色药片。“在使用之前,你最好压成粉末,如果是男的服用,最多用三片的分量;女的呢,只要用两片就够了。”在身边不断有行人经过的情况下,对方小声地交代。

  对于这样的蓝色小药片,是否真的如对方贴在厕所、电杆小广告上所宣称的“服用一分钟后绝对甜睡不醒”,记者表示没有经过实验不敢轻易购买。对方说:“要不你自己先吃两片试一下,不敢?那就跟我到市场上去买一只活兔或者鸡鸭来实验,钱你出,没有效果我赔你500元。”

  3 “我知道你买来做什么。买这些药的人一般都是拿来发财或者玩女孩子的。我有必要教你几招。”

  经过讨价还价,记者表示第一次接触,只能先买一点样品拿回去,如果真的有效以后双方长期合作。对方考虑良久后,同意将手中的6片药品以300元的价格出手。“如果不是我们以后长期打交道,这样的价格你在哪里都买不到。”他说。

  “我知道你买来做什么。买这些药的人一般都是拿来发财或者玩女孩子的。我有必要教你几招。”收到钱之后,对方向记者详细讲解了使用“迷药”发财以及实施其他犯罪的方法。不同的使用对象要用不同的手段,并且再三交代如何避免风险。

  和记者道别时,对方的手机响起:“你要多少?50粒?好,在老地方见面。”

  尴尬:

  卖“迷魂药”难定罪

  “迷魂药”是一种烈性安眠药

  拿到“迷魂药”样品后,记者立即联系上佛山市药品监督检验所进行化验分析和现场实验。一对白鼠喝下加入了不到十分之一克重“迷魂药”的清水。不到一分钟,服下“迷魂药”的雌性白鼠开始原地转圈,随后倒地不起。紧接着,雄性白鼠也出现同样的反应倒地不起。结论是药片主要为安眠药种类中最强烈的一种。

  药监:对个人售卖没有扣押权力

  顺德区药品监督管理局有关人士表示在街头销售上述药品的行为肯定是不允许的。“但因为兜售人是一个行踪不定的个体,药监局没有拘捕、扣押的权力。”对方建议记者向公安机关禁毒部门举报。

  随后,记者电话采访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监管司一位姓高的负责人,对方表示,记者购买到的药品(三唑仑)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这方面的管理目前还是执行1988年国务院颁布的《精神药品管理办法》。按照规定,此类药品只能是凭处方在医院和药店购买,每次最多七日量。由于是特殊药品,像这种公开贩卖的行为应该也适用刑法关于禁毒的条文。

  公安:兜售数额不大难追究刑责

  记者向顺德区公安局“110”报警电话举报了有人在街头公开广告售卖“迷药”的情况。“110”指挥中心接警后很快派出了当地派出所与记者联系。该所指导员表示,安眠药本身属于药品,只有在这个人贩卖的数量达到一定额度,比如金额在三万元以上才可以以非法经营罪来对追究他的刑事责任。如果只是像记者此前与之接触时抓获他,只能移交给工商部门或者药检部门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危害:

  佛山半年审理了20宗“迷奸”案

  佛山市中级法院一名法官向记者透露,近年来,社会上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药物进行抢劫、强奸的案件越来越多,其中一些作案手段令人震惊。仅仅今年上半年,佛山市五区两级法院就审理了二十起类似案件,部分罪大恶极的作案人员被处以死刑。如周志林犯罪团伙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流窜佛山各地,利用迷药作案17起,致使近20名女性受害,其中部分被传染严重性病。日前,周志林已经被佛山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其余八名成员被处以死缓、无期以及有期徒刑不等。

  在中山,曾经发生过一个犯罪团伙专门利用迷药对女性实施强奸抢劫的团伙。而在互联网上,只要键入“迷药”两个字,不计其数的与迷药相关的新闻报道立即弹出窗口。

  把关:

  医生:对病人病情熟悉 确认其确实症状时才开药

  记者还就此类精神药品的临床应用问题请教了有关专业人士。中山市人民医院心理咨询科的甘露春医生告诉记者,记者购买到的药品属于药效比较强的抗焦虑药物,有镇静、催眠作用,临床上最主要的应用也就在治疗心理问题和疾病上,如失眠、焦虑、精神障碍等问题严重时都会用到。

  甘医生表示,因为这种药品的药效非常强,一般他们只在病人症状比较严重,同类的阿普唑仑等药物都难起作用时才会给病人开出。而且公安机关与医院也都有沟通,他们了解到很多大案发生常与这种药物有关,因此在开处方时都非常谨慎,通常都是对病人病情比较熟悉确认其确实症状严重需要强效药时才开药给病人。他还透露,经常会有一些年轻人以失眠为名前来看病并直接要求开强性安眠药,一般碰到这种情况他都会告诉对方这是管制药品不能开。

作者: 陈明 储德武 2004-7-16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