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行业资讯医疗动态

流动人口孕产妇限价分娩试点——医院不愿接的“烫手山芋”

来源:医药网
摘要:丰台区卫生局局长张扬在工作报告中介绍说,2004年,区属铁营医院、长辛店医院和南苑医院,实行了外来贫困孕产妇正常分娩限费1000元以内的措施。一共收治孕产妇177例,减免资金约17。参加会议的一位卫生局某官员解释说,流动贫困孕产妇分娩限价是去年北京市卫生局发起试点的一个课题项目,仅在丰台、朝阳、海淀三个区试点......

点击显示 收起

    3月1日,在北京建银大厦召开了北京市丰台区卫生工作会议。丰台区卫生局局长张扬在工作报告中介绍说,2004年,区属铁营医院、长辛店医院和南苑医院,实行了外来贫困孕产妇正常分娩限费1000元以内的措施。一共收治孕产妇177例,减免资金约17.7万元。

    参加会议的一位卫生局某官员解释说,流动贫困孕产妇分娩限价是去年北京市卫生局发起试点的一个课题项目,仅在丰台、朝阳、海淀三个区试点。其实,由于其他两家医院没有筛选到合适的产妇,该课题项目被搁浅了。这177例流动贫困孕产妇都是铁营医院一家医院收治的。这本应该是件好事,但该官员却表示不可大肆宣传。

 

    ——流动人口孕产妇限价分娩项目遭遇三道坎

 

    既然北京市卫生局发起该项目是为减免流动贫困孕产妇的经济负担,也有医院积极响应此号召,并做出了成绩,为何为民做了好事还掩着、捂着不让公众知道呢?原来,去年这一好事刚一露面,京城几家媒体遂推波助澜,大肆宣传,造成医院产科外流动贫困孕产妇排起长队、等着分娩,给医院带来压力。做了好事本来应该高兴,却给医院带来了很多的苦恼。

    首先,医院不知道如何鉴别流动贫困孕产妇。身份证能帮忙搞清外来人口,可拿什么标准去衡量“贫困”二字呢,靠低保证明、还是工资证明?谁去调查、怎样调查这些证明的可信度?医生们只能凭感觉去验明正身,当然其中不乏滥竽充数者。

    其次,医院认为1000元以内的价格根本不足以支持正常分娩。这与北京市卫生局2005年1月出台的《北京市贫困孕产妇生育救助暂行办法》中“正常住院分娩补贴小于2600元”的标准,还是整整差了1600元。这1600元的费用差得靠医院补上去。换句话就是,每收治一个流动贫困孕产妇,医院就得赔上1600元。

    第三,患者少付费。有些产妇分娩后,或多或少会出现并发症,当然就不属于正常分娩了。医生进行必要的处理,无疑会增加医疗费用,可患者不相信,甚至认为并发症是医院操作不当导致的,只交正常分娩的1000元钱。

    三道坎卡住了医院,也拦住了流动贫困孕产妇。最后,铁营医院下达了177例的硬指标,即今年只做177例后就停止。

    北京海淀区妇幼保健院也是该课题项目在海淀区的唯一试点医院。该院副院长宋世琴坦言,此项目的确能减轻外来贫困孕产妇分娩的经济压力,但这三道坎却着实让医院为难。没有办法搞清楚孕产妇的经济情况,海淀区妇幼保健院只能通过孕产妇的外表、谈吐来分辨,并且在他们的《围产保健手册》上盖个“小红花”以防假冒。还有不少孕产妇分娩后一分钱未交就逃跑了。因此,去年该医院在收治100例孕产妇后,也停止了这个项目。

 

    ——流动人口孕产妇限价分娩不是烫山芋

    既然医院已开始了这个项目,为何欲言又止呢?北京市卫生局妇幼处处长肖珣回答说,该项目只是官方发起的《流动人口孕产妇管理模式研究》课题,并非强制性政府命令,做不做高调宣传医院有自己的选择权。

    肖珣介绍说,卫生局发起该课题的构想来自于一份调查报告。2001年,北京市卫生局对全市流动人口孕产妇进行了一次调查,该调查报告显示:流动人口孕产妇中,35%的妇女做过6-8次产前检查:78%的妇女通过住院分娩:20%孕妇选择了在家里或非医疗机构分娩。而北京市常住人口中孕产妇的产前检查均为8次,并且100%都到医院去分娩。

    这组数据让卫生主管部门意识到,保证流动人口孕产妇、新生儿的健康与安全已迫在眉睫。因此,2002年,北京市卫生局开立了流动人口孕产妇管理课题,并设计了两种方案。一是,出动流动宣传车在流动人口集中的区域,开展孕产妇保健知识教育、建立《母子保健健康档案》、进行产前检查:二是,在丰台、朝阳、海淀三区分别指定一家医院,限价收治流动孕产妇分娩,但不规定收治人数的上限和下限。肖珣说,1000元限价,最初来自流动人口孕产妇的要求,后来,卫生局也发现,1000元足以支撑分娩基本医疗项目的全部费用。肖珣个人认为,这一价格非常公道,不会增加医院的经济负担,也足以吸引流动人口孕产妇到医院分娩。她介绍说,医疗机构对流动人口孕产妇开展的基本医疗项目包括:接生费、病房费、1—2天的住院费、新生儿接种等费用。从1999年的《北京市统一医疗服务收费标准》中也可以算出,这些费用的总和不超过1000元。

    价格合理,为什么医院却叫苦收费太低?肖珣分析说,这1000元仅包括了为孕产妇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最普通的病床、最短的住院时间,而某些医院可能自行提高了该标准。此外,不少产科医生有这样一个用药习惯——从产妇分娩之日至第三天,一直使用抗菌素预防感染。这种用药习惯也可能造成费用超标。肖珣认为,从医学角度看,这个用药习惯对正常分娩的孕产妇是多余的。

 

    ——试点项目期待再完善

    尽管有不满情绪在试点医院蔓延,但肖珣肯定,该试点项目提高了流动人口孕产妇的住院分娩率,保证了母子安全,是卫生医疗机构为流动人口孕产妇这一弱势群体做的一件大好事。她表示,这一试点项目卫生行政部门会以文件形式在全市部分医院推行。

    不过她也认为,有必要解决三方面的问题。一是1000元的价格水平是否要改变:二是流动人口贫困孕产妇如何鉴别:三是限价分娩后,外地孕产妇是否会纷纷进京生孩子:解决好这三个问题,该项目才具有进一步的可操作性。

    值得欣慰的是,这种帮助外来流动贫困孕产妇提高健康水平的好事已不仅仅出现在北京。2004年8月,上海市发出《关于在本市郊区县设置流动人口孕产妇平产分娩点的通知》,在宝山、闵行、嘉定等10个郊区县选出了10家医疗机构,作为流动人口孕产妇平产分娩点。医院通过精选医疗服务项目、缩短住院天数、适当让利,向流动人口孕产妇提供产前检查、限价接产服务。可见,关心并帮助缓解弱势群体的疾苦,正越来越受到各地政府部门的重视。

   

(新华社)

作者: 自动采集 2005-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