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Home行业资讯业界动态

牧民疯狂挖虫草 中药材面临生态“原罪“

来源:中国经营报
摘要:“虽然从三年前我们就已经对于外地人到藏区来挖掘虫草提出了相关禁令,而且一再动用各种力量制止他们的行为,但是还是无济于事。4月底到6月,是藏区牧民挖掘虫草的黄金季节。记者在藏区看到,除了当地牧民家家户户上山挖掘虫草以外,来自四川、新疆、甘肃、重庆等西部各省市的人也拖儿带女地来到青海果洛州等位于青藏高......

点击显示 收起

  “虽然从三年前我们就已经对于外地人到藏区来挖掘虫草提出了相关禁令,而且一再动用各种力量制止他们的行为,但是还是无济于事。”面对记者的采访,青海省果洛州久治县主管农牧的梁县长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4月底到6月,是藏区牧民挖掘虫草的黄金季节。记者在藏区看到,除了当地牧民家家户户上山挖掘虫草以外,来自四川、新疆、甘肃、重庆等西部各省市的人也拖儿带女地来到青海果洛州等位于青藏高原的藏区挖掘虫草。当地的学校规定,在虫草挖掘季节结束以后,每个学生要交回100到200条虫草不等,用于学校建设,如果不交,就按照2元一条折合成现金交回。于是,一场为期一个月的全民上山挖掘虫草运动,在藏区展开。

  虫草是一种野生药材,自1990年以来,虫草就被业内炒成天价,年年攀升。到了去年,沿海地区的虫草价格已经突破每斤两万元。而这也是近年来草原上过度挖掘虫草的重要原因。据梁县长透露,每年挖掘虫草的收入占到当地牧民收入的20%以上。

  产业单一催生虫草挖掘

  虫草亦称夏草冬虫,生长于海拔3800至5000米的高山草甸地带。性温味甘,具有补肺益肾、清热化淤、强心降压等功效,是一种珍贵的中药。近年来国际医药界还发现虫草有抗癌作用,因而身价倍增。

  挖掘虫草对于牧民和外来者而言,并非是前十几年的无本买卖。记者从一位挖掘虫草多年的四川老乡那里得知,草山的牧民会对在自己草山挖掘虫草的人收取草皮费,根据其草山所处的地理位置,每个人500元到3000元不等。而事实上,这些上山挖掘虫草的人并非个个都能满载而归。“有的人半个月下来,连草皮费都没赚到。”据当地人透露,一个有经验的人运气好的一天可以挖掘到20到50根虫草,不过也有很多人一条也挖不到。据青海藏宝资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孟庆海介绍,冬虫夏草的生长周期为3年,过度的采挖只会让数量越来越少,对于采集者来说,挖掘难度自然会越发艰难。

  根据久治县农牧局的工作人员介绍,政府对于牧区的管理为将各个草山划片,包干到各牧民家庭,由他们来对自己所分得的草山进行维护,由政府发给工资,上山挖掘虫草所交纳的草皮费,归牧民所有,但是对于上山采集虫草的人而言,政府不会有任何补偿,相反,还会设置关卡防止外地人员进山采集虫草。

  由此可见,上山挖掘虫草的人在经济上承担着很大的风险,稍不顺利,就会陪了时间又贴钱,然而牧民对于虫草挖掘仍然乐此不彼。挖掘虫草往往成为牧民们一年内最重要的收入。梁县长指出,目前藏区的产业结构十分单一,除了放牧就是藏药材的挖掘,工业和农业在当地几乎就为零,再加上藏区的交通不发达,运输不方便,对外信息相对闭塞,所以挖掘虫草就成了牧民的必修课。

  药材挖掘引发环境危机

  由于人们对于虫草的过度挖掘,已使得当地的草原遭到了相当的破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藏区的虫草挖掘只是一部分,6月到9月的贝母挖掘、以及红景天、发菜等药材的挖掘,相较于挖掘虫草对草原破坏而言,有过之而无不及。久治县农牧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年局里冬天都要组织到草山灭鼠、拉铁栏、植树等工作,就是为了减少由于过度挖掘藏药材对草场造成的环境危机。

  记者在果洛州的牧区看到,广阔的草山上到处都是松散的泥土和往年挖掘虫草、贝母以后所流下的洞穴,不时有一些山老鼠在穿梭。当地刑警告诉记者,每年9月在贝母挖掘过后,山上更是遍体鳞伤,没有一处完好的草地。有关人士指出,草场退化、黑土滩和沙漠面积的不断扩张,令以畜牧业为主的牧区发展大受影响。导致草原退化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就是牧民与外来者大规模挖掘冬虫夏草等藏药,破坏植被、践踏草场,同时又造成人为污染、废物堆积。

  业内专家分析认为,改革开放20年来西北五省区为了加快经济发展,不得不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过分强调比较优势,生产采掘许多破坏生态植被的资源性野生药草产品以供出口。比较突出的除了青海的虫草等藏药材挖掘以外,还有新疆、青海、甘肃、宁夏等西部省区对于甘草等其他野生中药材的过度挖掘。(徐雅玲)

作者: 佚名 2004-7-23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