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健康生活育儿宝典亲子杂志情感故事

念亲恩

来源:baby.sina.com.cn
摘要:新浪网友:潇妈妈阁楼上,那盏老灯依然在尽功职守地奉献它残喘的昏黄光芒,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坐在外婆床前,一个人为她守夜。外婆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在她89岁的生命之秋。记得一年半前,外婆还特地到北京来看过怀孕的我,我现在还能清晰地回忆外婆慈祥的面容和温柔的双手,她笑出一脸雕刻般的岁月皱纹对我预言到:“囡......

点击显示 收起

  新浪网友:潇妈妈

  阁楼上,那盏老灯依然在尽功职守地奉献它残喘的昏黄光芒,几十年如一日。

  默默坐在外婆床前,一个人为她守夜。

  楼下隐约传来念经操度班的“阿弥陀佛”之音,在夜的护佑下,它们穿透而来,木鱼的声音仿若是敲击在我心上,一下一下,心已然纠结成一团,很痛,痛得无以复加。

  外婆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在她89岁的生命之秋。

  记得一年半前,外婆还特地到北京来看过怀孕的我,我现在还能清晰地回忆外婆慈祥的面容和温柔的双手,她笑出一脸雕刻般的岁月皱纹对我预言到:“囡囡,你这个是男孩!”待了没多久,外婆就坚持要回老家了,那时离我的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她说放心不下家里(其实家里就她一个人,外公早在十六年前就去世了),她呵呵乐着解释说,“金窝银窝,比不上我的狗窝呀!”后来,她回上海没几天,我就早产了,宝贝果然是个男孩,当时我后悔没有多留外婆几天。

  又过了一个月,上海姨妈打来电话告知外婆突发脑血栓紧急住院的消息。治疗了一个月的外婆被转到了康复医院,她瘫痪了半边身体,只能整日躺在床上了。当时她几乎不能说话,神志时而清醒时而昏沉。医生说治愈是决无可能了,外婆的生理肌体完全老化了,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了。我和妈妈带着潇潇飞回上海探望她两次。外婆的状况一次比一次差,瘦得厉害,原本丰满的身体最后瘦成了皮包骨,只剩一副骨架空棱棱地支撑着,令人惨不忍睹。而外婆每次看见我,总是强打着精神和我多说些话,看到潇潇很是欢喜。每次我总是把脸贴在她皱巴巴的脸上,叨叨地在她耳边讲北京的故事和家事,心痉挛着,脆弱的眼泪总是忍不住扑簌簌掉下来……听24小时的看护告诉我们,外婆昏沉时经常念叨我和妈妈的小名。

  我眼看着痊愈的希望一点点消失,外婆的生命之烛随时间推移一点点暗淡下去,但我依然没想到它会在这天完全熄灭!

  就在前两天,我还梦见过外婆:在上海的老屋里,我趴在灯下写作业,外婆陪在我身边,手里还织着一件我的毛衣……外婆的离去也许是早晚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准备,只是我一直不愿意去设想这种可能,逃避着现实,甚至一直在依赖奇迹的出现,所以也就在噩耗真的来临时,会感到晕旋和不知所措。

  在迷迷瞪瞪中,我和妈妈抢到了去上海的机票。心急如焚地赶到上海,又在神情恍惚中,我们和姨妈一起把尸体从医院运回老屋里。

  此时,一个人守候在外婆身边,我没有丝毫恐惧,只感到“生死两茫茫”的惆怅。外婆静静躺在那里,好像刚刚睡着。安详的面容一如从前,白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皱纹如水。如果她突然睁开眼睛,喊我一声“囡囡”,我也不会惊讶的。想到,从此以后这世上又少了一个疼爱我的人,没有人再会叫我“囡囡”了,哭肿的眼睛已经流不出半点泪水了,但我心里的泪可能还会流很长时间。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我悲哀,外婆的亲恩我无以报了。忍不住要埋怨老天爷,你好不公平,为什么就这样把外婆带走了?外婆一辈子省吃俭用,自己却从未吃过美食穿过华衣享过清福!她的一生都是在操劳和奉献,最终你还要让她躺在床上忍受病痛的折磨一直到死亡?

  和外婆在上海相依为命了整整十三年。她是我所见过的最善良勤劳的劳动妇女,总是默默地做家务,一刻不闲。年轻时,外婆就是远近闻名的能干女子,家里家外都是她在一手操持,还要伺候年迈公婆和我外公,外公虽是有学问之人但有些游手好闲。特别他去世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卧病在床,脾气极其暴躁,动不动拿拐杖打墙骂人,而外婆任劳任怨地一个人服伺他直到他离世。外婆生过五个孩子,姨妈是老大,妈妈是老小,中间三个是男孩,都是在一两岁时得天花夭折了。外婆非常疼爱自己的两个女儿,她们名字中间那个字连结起来是“珍珠”,即疼如掌上明珠的意思。外婆自己不识字,却把两个女儿培养得很出息。她也一直在给我创造学习的机会和环境。挂得满墙的我的奖状是那时外婆最得意的杰作。

  记得,我生病发烧,外婆把我搂在怀里,像对待婴儿般轻轻摇晃着,我渐渐睡去,高烧神奇地退却了;

  每天早上,外婆梳着我长长的辫子,我边吃早饭边翻书;每天傍晚,外婆倚在门前,等候放学回家的我;

  寒冷的冬日,每次换内衣,都是坐在外婆事先捂好的被窝里,坐在她盘起的腿间和臂弯铸成的温暖里;

  老屋院子的葡萄藤是外婆和我一起细心栽下的,葡萄丰收时满藤的硕果总让我们忙得乐不可支;

  外婆总鼓励我多看书,老屋现在还有好几大箱我当年买的书。学习上碰到不懂的知识,她就陪我跑到隔两条马路的大学毕业生那里去不耻下问,直到我完全弄明白为止;

  漫漫长夜,蜷缩在外婆怀里,听她讲述让我百听不厌的那过去的事情:出嫁时做花轿的兴奋感觉;外公迷上吸大烟后,外婆如何冲到茶馆揪他回家戒烟的情景;外公和情人离家出逃时,外婆如何一路追到码头上;送大女儿上女子中学时发生的趣事;日本人到家里来,如何指使她给他们烧饭做菜;文化大革命时的抄家,箱子上至今留下的“造反有理”……好奇的我总有无数的问题要问,外婆轻言细语地回答着、讲述着。外婆在我幼小的心中是个传奇,那时我就立志长大后一定要为她写一部自转。

  我童年的欢笑和梦想都和外婆息息相关。即使离开上海十几年后,我依然会经常梦见老屋,外婆,葡萄架,阁楼……

  后来,我去了北京,回到父母身边继续读中学,妈妈和我曾三番五次要接她过来住,她说什么也不肯,尽管她舍不得我的离去,尽管她最疼我和妈妈。她还是坚持要守在自己家里老死。

  我知道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是要坚强地生活下去。在这个难捱的长夜,守夜的我,低垂着头,只能向外婆作着无言的道别,让哀思随呼吸消散在房间的每个角落,只求沉睡的外婆能听见和感觉。

  我乞求,外婆在天之灵能最终原谅我的不孝。

  我祈祷,外婆善良的灵魂能得到安息。

  我相信,外婆会给我好好生活的勇气和力量!

  明天,外婆的躯体就要被送去火葬了,那将是我最后一次给外婆送行了。外婆,您请一路走好!

  

作者: 自动采集 2005-8-8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