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健康生活育儿宝典亲子杂志情感故事

吴小莉:当了妈妈的女人

来源:yesee.qianlong.com
摘要:有人讲,女人一旦做了母亲,就是另世为人了。她说,无论事情做到哪一步,无论月有阴晴圆缺,世上如何风云变幻,她一回头,就感觉现在自己身后还有一个安稳的港湾,会有丈夫、女儿、家人都在等她回家。印象至深记忆犹新的,是她被采访时的状态:好奇、想象、激情——当即我就能直觉到:这是一个心里时时对自己有梦想的人。......

点击显示 收起

  有人讲,女人一旦做了母亲,就是另世为人了。她说,无论事情做到哪一步,无论月有阴晴圆缺,世上如何风云变幻,她一回头,就感觉现在自己身后还有一个安稳的港湾,会有丈夫、女儿、家人都在等她回家。

  5年前,我曾对吴小莉有过一次全面采访。印象至深记忆犹新的,是她被采访时的状态:好奇、想象、激情——当即我就能直觉到:这是一个心里时时对自己有梦想的人。

  今年是凤凰卫视8年台庆。而我作为一名凤凰观众,最想采访的,还是如今已升任凤凰资讯台副台长又刚刚做了母亲的吴小莉。这回轮到我对她充满好奇了,我真想探究的是,经过6年电视残酷打磨且升了官又养了女儿的她,是否还依如当初那样强烈好奇,心里还有梦想吗?

  当了妈妈以后,吴小莉如今说新闻的心态与外在变化都非常显在。除了小火苗一样跳动在她眼里的强烈好奇之外,以往那种咄咄逼人的锋芒收敛了许多,而另一番豁达的包容却从她在电视上的整个姿态里渐渐渗透出来。

  有人讲,女人一旦做了母亲,就是另世为人了。她说,无论事情做到哪一步,无论月有阴晴圆缺,世上如何风云变幻,她一回头,就感觉现在自己身后还有一个安稳的港湾,会有丈夫、女儿、家人都在等她回家。

  记者:据我观察,吴小莉既事业心很强,可她的玩心也很重,这一点从她顽皮活泼的表情里就能一览而知。可从去年,她又做母亲、又官升凤凰资讯台副台长,还要做节目、采访、关心世界大事,一个女人再能干又有多少精力能容得这般多向分配均摊呢?吴小莉一点也不掩盖和回避自己眼下的尴尬——

  吴小莉:“确实对我来说比较难。因为做了妈妈之后,工作负担还在加重,真是一根蜡烛两头烧。比如去年我来北京报道两会期间,女儿刚出生几个月,我在北京一待就是20天,于是心里就总是很放不下女儿。现在女儿渐渐大一点,我心里有了一个梦想,以后无论走到哪儿,我都把她带在身边。”

  记者:我开玩笑说:“是像内地农村的妇女那样,用一个竹筐把女儿背在背后,然后再对着摄像机做电视直播吗?”

  吴小莉:吴小莉听后哈哈大笑了好一阵说:“你好不好现代一点呀?总之,我不希望家人总在帮助我带娃娃,另外,如果能从小就让她走得远一点,多看一看,视野将来也会更加开阔。”

  记者:“你曾经说过一句大话:当大事发生时我存在,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我。”

  吴小莉:“那不是大话是我的真心话,至少是我作为一个职业新闻人的真实愿望。现在恐怕还要加一句:而且我希望女儿也能和我一起在。”……幸福妈妈李静亲子访问(图)


吴小莉与她的女儿

  吴小莉的亲子表现

  女儿两岁两个月时,朋友问我:“你这么忙,有时间陪孩子吗?”,“女儿心中家人的排行榜,是妈妈、爷爷、奶奶,最后才是爸爸!”作为一个职业妇女,我常骄傲地说。

  因为知道自己时间有限,所以如果在家,我会跟随女儿每个细微的变化、反应和需求,陪她唱游,念书,到户外游乐场会邻居哥哥、姐姐。

  周末复活节假期前,女儿幼儿班要开party,要求女孩带甜食,男孩带咸食,我早将甜饼干准备好,深怕女儿上学没带礼物,小小心灵会受伤。


吴小莉

  我想,我不是个全职母亲,但是个会将女儿放在心上的母亲。

  但蜡烛两头烧,也有燃尽之时。于是工作成了我最好的“休息”,出差,成了我还原为自我个体的机会。

  女儿出生后,我出差无数,其中有两次长差,成为我为女儿“断奶”的良机。

  两次都在三月,都为了上北京采访两会。03年女儿出生一个半月,因为喂母奶,女儿黏人,母女俩人皆夜夜不寐。上北京出差第一夜,我终于完整成眠,两周后返港,女儿已成功断奶,基本不夜啼,婆婆事后告诉我,女儿想妈妈,嚎哭了一周,保姆用我的旧衣包裹她,才稍缓情绪。

  我闻言心恻。

  今年春节,女儿换保姆,怕她不适应,我将她搬入大房,日夜陪了她一个月,等新保姆报到,将她送回小房时,她已不依,半夜醒来,必叫妈妈,有时爸爸代劳也不肯,一定哭到我赶至,抱她入怀,才肯入睡,有时一晚折腾两次,我已精疲力竭,一次,我因第二日有重大采访,必须保证睡眠,决定暂住婆婆家。翌日,另一伴说,女儿半夜醒来哭叫妈妈,他抱女儿查看大房:“妈妈不在家!女儿只好悻悻然回房入睡。

  于是趁三月两会北上,我准备为女儿二次“断奶”,改变她半夜找妈妈的习惯。

  在北京两周,前期忙得顾不上往家里打电话,但心中知道家人保姆会妥善照顾女儿,我也就心无旁骛。


吴小莉夫妻

  工作后期稍有闲暇,和女儿通电话,女儿叫一声妈妈,又自顾自地去玩,我以为一切如常,问女儿夜里睡得好不好,保姆笑着说:“She doesn’t have a choice.”

  返港那天,女儿兴高采烈,紧紧搂着我的脖子,又亲又吻,哄她睡午觉,她亲亲抚着我的脸,我说:“乖乖睡,妈妈回家陪你了。”她轻嘘一口气,转身,安心地睡了。

  “你出差时,每晚9点,Renee(女儿名)就守着电视,等妈妈出现!”公公说。

  “Renee有时半夜做梦会叫妈妈!”保姆说:“She missed you so much.”

  永远不要以为孩子能健康成长就足够,她还要爱,尤其是母亲的爱,于是在连续三周工作后,我终于有一个周日,我决定带女儿和全家到海洋公园去,因为我深深明白作为一个母亲,我是无法被替代的。

  记者:其实对于一个喜欢在心里做梦的人,生活对她来说,永远只有开始。8年凤凰,正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各领风骚没几天。有报道曾经这样说:吴小莉从1988年开始从事电视事业,到现在担任凤凰卫视资讯台的副台长,她给主持人树立了一个成功的楷模。可她却在成功之后,告诫那些认为当主持人很风光的年轻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去承受由此带来的一切。“这其实也是我几年以来一直对吴小莉非常好奇的关键:面对消耗而且是无休止的消耗,尤其又是作为终年紧贴着新闻走的女主持人;她又是靠什么顶住这种可怕的电视消耗呢?她又是如何始终保持自己对职业、对社会、对将来的内心热情呢?

  吴小莉:“拒绝无聊!平凡、平常、平静——这些都不是激情丧失的理由。只有终日深陷无聊才可能打掉一个人的内心激情。所以,我本能地害怕无聊的生活、无聊的节目、无聊的采访、无聊的交往。”吴小莉非常肯定地回答了我的尖锐提问。“另外,当我发现自己在工作中出现倦怠的苗头时,我会选择暂时的放弃。我会去换一个环境静静地想一想自己。”

  记者:这就是吴小莉对自己生活与职业的不断置换——她既在“小莉看世界”,同时她也经常会换一个方位眺望自己。

  我曾经对吴小莉建议:“像你这样的性格,根本就不应当整年憋在香港,而是应当在北京城里买栋房子定居下来。”吴小莉说她一直也很欣赏北京的深厚与博大,特别是每次从机场坐车进城看见高速路两边的茂树成林,心里总会有一种相见如故的感觉。可她对自己已经工作了8年的小小香港也不妄自菲薄:“如果一个人心思从来狭隘,他就是住在最宽阔的城里,也不一定能想到这个世界之大。我这人完全可以住在一个很小的地方,可这并不妨碍我头上有一片很大的天空。所以香港可能只是中国的一扇窗,而北京则更像是中国的一扇大门。”

  记者:从凤凰台内到台外,一直都在传言对其主持人使用的一句话,叫“女生当男生,男生当畜牲”。当我开玩笑地向吴小莉询问:“你进入凤凰之后,有没有被当成男生使用过?”谁知她当时就变脸对我大叫道:“我当然没有享受过当男生的感觉。我是一进凤凰就直接被跳升为‘畜牲’使用的。”所以能被列为凤凰“畜牲”中的头几号种子选手,除了台长对她的知人善用与极致挖掘潜力之外,还源于吴小莉本人做事情的追求完美癖。像吴小莉这样求全个性的人,她是绝不能允许由于自己的疏懒与怠慢而把事情做砸做糟的。

  如果说,吴小莉过去只是单枪匹马为自己出色而拼命的话,那么现在她身后又跟了一帮为她服务而她又要为他们的工作及生活负责任的一干人马。

  吴小莉:“所以说我这根已经几面燃烧的蜡烛,今后的命还会更苦一点。现在做任何事情,我不但要对我自己负责,还要对家人负责任,对围着我工作的一群人负责任,还要对越来越多的观众负责任。

  我以前只把新闻当成是我个人心里的梦想,现在我得让更多的人跟着我一起有梦做。所以一个人只要上了这个马就肯定只能往前跑,而且会像转椅一样再也停不下来。工作压力很像水漫金山,就在自己身边一寸一尺地涨起来。我觉得实在的管理才能,是可以通过对别人的责任感磨练摔打出来的。另外,当我被赋予一定的权力和责任之后,我就得学习,学会在什么时候唱红脸、唱黑脸、唱白脸。”

  记者:幸好她从小就是一个很善于与别人打交道的人。吴小莉家里有6个兄弟姐妹,邻家隔壁还有五六个小孩儿,再隔壁还有其他的小弟弟、小姐姐,就是在这样打着滚的孩子堆里,吴小莉学会了最初与他人的沟通。也正是在这样的氛围当中,天生乐观心软的她,自幼就知道要迁就和忍让别人。吴小莉小时候就长得聪明伶俐,在家里,她是爸爸、妈妈与姐妹的“快乐宝宝”;从第一天上学起,她就一直是班级代表,并且又深得老师的赞赏。在这样持续不断被别人肯定的成长过程当中,吴小莉所接受的心理暗示,就是总在提醒自己要把一切事情都做得更好。想到这些,吴小莉有些自嘲地笑一笑说:“家里疼爱、老师喜欢、大家喜欢,于是我也越来越舍不得离开这种疼爱,最后就只能逼着自己继续往前好好地走。”

  吴小莉:“这首先得感谢我的爸爸妈妈,他们让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很乐观很安全的家庭环境当中。当时家里6个娃娃,全靠爸爸一个人赚钱来养,物质条件并不是很好,有时餐桌上摆上咸蛋、添只螃蟹,就算加菜,姊妹们也不争抢,只等妈妈一人分一份,但一家人的感情生活始终特别好,互相之间你亲我亲,全学着爸爸对妈妈、妈妈对爸爸的样子。我从来就没感觉自己在家里吃过苦。一大家子人,至今留在心里的印象就是快乐和满足。”

  眼前是忙不完而且还在时时叠加的新闻职业与事业,身后还有家庭孩子等着她呵护拉扯——所有这一切竟如几根绳索捆绑在身,但笑脸、红脸、黑脸、白脸轮流过后,自叹命苦的吴小莉却仍然朝气蓬勃身心健康:

  吴小莉:“现在我说命苦,其实有很多也是自找。我觉得人活着,得有紧,有松,才会有苦,有乐。如果一直紧张得如同箭在弦上,当然会受不了。所以回到家里我会完全放松地陪女儿,一整天都陪她什么事情都不想。这样之后,我才会感觉即使再紧张的工作也是乐。可如果真的让我终日游山玩水养尊处优,我现在至少还没那个命,就是身在哪个名山大川之中,一旦听到有新闻大事件发生,本能地就会特别亢奋。”

  吴小莉,注定还得埋头拉她的电视磨。甚至连做一回“感冒药”的电视广告,她仍然还在传达某种奋斗于新闻的理念——“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我都一样出色!”

  记者:在我接触过的所有电视女主持人当中,吴小莉无疑是将现代感与传统味道结合得最好的一人。

  在她的新闻主持当中,一直把握着时事的最前沿,包括她的语言表达及举手投足,无不充满和焕发着现代人意识。可在时时保持职业的现代与前卫感之外,在她的待人接物、家庭观念等等事情中,她又能很好地保留着许多传统道德观。

  吴小莉:“现在有许多社会风尚全球化得非常厉害。不信到处去走走看看,大家追求的标准都相差不是很大。可个性化的东西却丧失得很厉害。我觉得在我这一代人身上,沿袭传统东西还是很多的。我小时候,在父亲的督导之下,四书、五经这些东西念得很严,连家风传教也相当严谨。小时候,夏天台湾天气很热,几个女儿在家里穿得衣服都比较迷你,这就弄得老爸一个人紧张得不得了,他再热连衬衣都不肯脱,还说:看看你们这些孩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哪!甚至他平时教训或责备我们几个孩子,也总会捎带出一两句成语或古话。所以我其实是一个在比较传统比较老式教育当中长大的孩子。”

  记者:吴小莉对自己的个人空间在面对媒体时一直把握得非常得体与适度。最初她和先生恋爱,完全属于个人私生活,所以一直对媒体悄然无声。到真要出嫁时,她先生感觉妻子是一位公众人物,而自己又不是电视行内中人,所以他必须对吴小莉的观众群有一个明确的交代,于是那一段时间他突然冒出来亮相,可婚礼结束没多久又完全没了声息。甚至我为了发采访文章向吴小莉讨要一张家人现在的合影,她都是非常勉强,因为她非常不情愿拉扯着先生、女儿在媒体上“全家福”。吴小莉的先生在他自己的行业之内,职业做得非常出色,同时他还是妻子最严厉最挑剔的一个观众。包括对妻子的职业定位、对妻子节目的个人看法、媒体形象自我保护,他都会在家里随时表示自己的意见与观点。吴小莉所以一直低调于媒体,是因为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特别轰轰烈烈的爱情可资八卦爆炒,进入家庭生活之后,也一如平常夫妻,所有的快乐、烦恼、亲情,都在随时光的流逝点点滴滴地积攒、凝聚着。这样的家庭生活,是吴小莉与爱人的共同选择,真正让自己满意满足的感情生活,就是要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幸福就是在平凡中有所期待。

  记者:与对她的上一次采访相比,她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比过去活得更加大气与透彻了,并且越交谈越能感觉到有一种厚度出现在她的说话氛围当中。她接受采访提问时,会完全内心坦诚全神贯注,回答问题时更是敏锐而智慧。在我所采访过的几十位电视女主持人当中,连内地带香港的都算上,吴小莉无疑是最棒的。我说的最棒不是像有些影视评奖,最佳也能“最”出好几个或一大堆。我说的最棒,是指吴小莉的唯一性。确实,吴小莉是一个在时间长久持续中很难让人感觉失望的人。

  以吴小莉这般过人的秉赋,如果当初她没有走进电视新闻主持这一行,或者说她将来有一天真的做不了这一行,那么她又可能会在什么其它行业锋芒显露呢?

  吴小莉:“这个问题我以前还真没有跟谁谈起过。过去我始终都有两个梦想:当记者或者当律师。记者现在已经在做,就不多说了。当律师是因为我口才一直还可以,另外我从小就喜欢打抱不平。可我还是太懒了,干法律这一行需要背熟很多很多的条文和规则,所以现在就是想当也来不及了。可即使再懒,我将来还是希望自己能念一个MBA,不是为了学位,而是希望自己的心里能装得更满一些。”(搜狐)


作者: 2006-5-19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