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健康生活女性情感婚恋物语

藏匿在感情之后的利用

来源:女性频道
摘要:之后的日子里,遇见所有的问题都当作份内事,一丝不苟地完成。进入公司的第一春节之后,我升职了。...

点击显示 收起


  我在22岁这一年隐约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面潜在的超速的衰老。

  过早的接触社会,从公司的最低层做起。顶头上司说,你所要完成的不只是呆板的工作,努力成为公司里一个重要的角色,切莫让公司觉得有你没你都一样。单纯的我便将此当作生活目标。之后的日子里,遇见所有的问题都当作份内事,一丝不苟地完成。不多时日,我在工作流程的一个重要环节独当一面。进入公司的第一春节之后,我升职了。

  这曾经被视为比登天还难的目标,在不经意便到达了。

  什么时候起,星期一成为最难熬的日子。早晨对镜梳妆,对面的我像是被水泡发了的浮尸借来一双眼睛,肿胀着,睁不开。每天晚上下班,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有几次虚弱到无法行走,眩晕。打电话求援,然后无力地坐在马路边上等候,不顾一切仪容,像一根正在腐烂的苍白的茄子,直到有人用自行车将我推行回家。

  疲惫。厌倦。抑郁和焦虑。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变成负担。我开始变得不会说话,语无伦次,颠三倒四,断断续续。就好象一只正在飞行的热气球,必须一件件地抛掉负担,以确保自己能够安全前行。

  BBS里,有人在我不经意的言论后回应说,我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一位老友却说,我不过是需要一个男人,一个可以打开我心扉的男人,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他说的对。不求分担,但求依偎。

  事实上我的小男友今年年方20。最初的时候,他带给我无限的单纯的快乐。我以为,这是我唯一缺乏的东西,在他身上得到则别无计较。然而,理性化的东西一旦触碰到现实,就便得显得丑陋无比。事情并非我不需要他过多的付出便能圆满,我忽略了他对我的必须的索取。我错了。他成为我的烦琐公务之外又一大负担。

  常常我会与他生气。他先约了我,又答应朋友的邀请。他的行为常常逼迫我质疑自己在他心中的重要性。而他的辩解,就好象拧了十八道弯,却还是拧不断的麻花。他不过是个年少轻狂的孩子。很多事情他未曾经历,还不能在心中明辩轻重。他反复地不着边际地辩白,是因为他自己根本不知道错在哪里。我又怎能与他计较。如何计较。成长才是他的烦恼。生计,事业,财产,对他而言还有一大段距离。他连自己都无力负担,我又指望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不管你是否同意,此刻起,我这里单方面生效。我料到他定是不从。他在电话那头恳求再给他一次机会,并要求我指出他的每一处不是,好让他一一纠正。我一只手握着电话,一只手艰难地试图撕开糖纸。我不想再和他多说,反正他现在也不会明白。我只是想离开这里,摆脱眼前的困扰,去一个新的地方。一时的逃避是我的特长。

  我对所有人说,我要去苏州工作。即使再遇见麻烦,也都是新鲜的。我宁愿如此。像骄傲笃定的学生,即使自己的答案与众不同,也绝不参考任何人的意见或态度。

  离开的那天早晨,我被时急时缓的雨声吵醒。秋天在一夜之间降临。拎着行李去火车站的时候,雨还没停,淅淅沥沥的,似是永无休止。南京自古便是一座悲情的城市,遇到这般下雨的天气,就连道旁的树木都显得分外多情。

  我之所以选择苏州,一是因为靠南京很近,万一反悔2小时便可回到家中;二是因为这里有一个男人和一段未定论的暧昧情缘。

  他是我在网络游戏中认识的朋友。游戏里,我是他的上司,他里里外外地叫我“丫头老大”。“痴人”是他在游戏中的名字。一年未联系,我已将他的真实姓名忘得一干二净。


         

作者: 佚名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