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健康生活心理健康婚恋家庭专题

我爱你 但你不能强迫我

来源:health.china.com
摘要:●谈婚论嫁之际,他家突然提出必须做婚前财产公证。但是让他烦恼的是婚事,他和女友情投意合,可他家中非让他先和女友办婚前财产公证才能同意他们的婚事。他和女友都觉得这是对他们纯真爱情的侮辱,可他家中立场鲜明地重申,不做公证,就不同意婚事……瞒着家境与她相爱我和女友是在工作中认识的。那时我在哥哥开的公司里......

点击显示 收起

  
  ●他出身于一个富有的家庭,在自家公司里实习时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不久他与同事的她相爱了。
  ●他见到了她淳朴的家庭,感慨自家虽然有钱却人际关系复杂。当他把家境如实相告时,她很开心。
  ●谈婚论嫁之际,他家突然提出必须做婚前财产公证。两人都觉得纯真的爱情受到了侮辱……
  见到阿青,还没和他说话,就感觉到了阿青的体贴和大方。天热,我是打的去约定地点的,到达时他早在路边等我了。车一停,他就上来,不顾我的百般推辞,抢先付了我的出租车费。坐下来后,他又非常绅士地点了饮料和水果。他的家族生意很好,他目前就在他家的公司里工作。但是让他烦恼的是婚事,他和女友情投意合,可他家中非让他先和女友办婚前财产公证才能同意他们的婚事。他和女友都觉得这是对他们纯真爱情的侮辱,可他家中立场鲜明地重申,不做公证,就不同意婚事……
    瞒着家境与她相爱
  我和女友是在工作中认识的。那时我在哥哥开的公司里实习,为了方便,家里没让我公开身份,我和普通员工一样按时上下班。那时我遇见了阿美。她来自江南农村,刚毕业,除了有一般江南女子的妩媚之外,还有一种不加修饰的淳朴。我们开始只是互相开开玩笑。
  说实话,后来我一直钦佩我哥哥不让我公开身份的做法,因为这样我真正认清了同事谁是热心的,谁是势利的。阿美真的对我很好,她发现我常常不吃饭就来上班,于是经常多买一份早饭。说实话,家里的保姆早饭做得很丰盛,但我常睡懒觉,而哥哥又关照不要迟到,所以我常常没时间吃饭。后来我有意不在家吃,连睡懒觉的习惯都改了,因为阿美住得远,她怕迟到,上班总比别人早,我喜欢吃着她带的蛋饼,和她有说有笑。她个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脸上总挂着笑,特别招人喜欢。我发现我开始每天都想着她红扑扑似玫瑰般绽放的笑靥。我们好上了。
  开始哥哥和父母并没反对,我没谈过恋爱,他们觉得我是该谈一谈了。我和阿美恋爱后,一直没带她回家,因为哥哥和父母千叮咛万嘱咐,我不能说自己有钱,否则就找不到真心的人。我理解他们。哥哥离婚了,而我的前任嫂子在离婚时因财产分割闹上法庭,让家里伤透脑筋。哥哥现在女友不断,就是不肯结婚。不过后来我越来越惭愧,因为阿美对我根本没什么大要求,只要我对她好,她就开心了。
  一个双休日,她把我带回她家。江南的农村和我想象的穷苦之地根本不一样,她家里有着三上三下的楼房,父母亲戚务农务工的都有,听说阿美带了未来女婿回来了,家里就没断过人。阿美的父母尤其和善,而且非常勤劳,60多岁的人了还做着农活,看到我们回来,放下手里所有的活,去集市上买来鲜活食物给我们做菜。我们过意不去,想去厨房帮忙,被她父母赶了出来,只叫我们坐着。她父母是那种全心全意为孩子的农家父母,看我们玩得高兴就笑得合不拢嘴。那么多菜我根本吃不下,他们还老往我碗里夹菜。另外,阿美家里特别团结,亲情特浓,这一点让我感触尤其深。我们家自从做了家族生意后,因为利益问题,有的亲戚已互不往来,甚至成为对头。虽然说我家“发”了,但逢年过节却少了亲戚走动。而阿美家只要有人在家,不要说院门是敞开的,连家门也是不到睡觉不关的。亲戚都在附近,吃碗饭的工夫都有人端着碗进来拉家常,这种人与人互相信赖的感觉让我觉得很难得。在阿美家我过得特别自在,睡得特别香。
  回上海后,我们的感情突飞猛进,很快我就把我的真实情况告诉阿美。阿美开心得很。她说我是穷人的话,她也会跟我的;可是听到我家境好,她还是非常高兴,因为她老家虽说不错,但她父母务农,晚年没有保障,如果我们家也这样,那我们以后的负担就重了,她觉得我家条件好,无形中她的压力就减轻了。
  阿青这时反问我一句,知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阿美。我想了想说,可能是小姑娘诚实吧。阿青大为赞同:“你才听了这么点事,都觉得她诚实,我真的喜欢她率真的性格,有话就说,从不遮遮掩掩。我们家里经商的人太多,亲戚之间讲话都存着戒心,我和阿美在一起,真是非常放松……”说得正眉飞色舞的他忽然脸色一暗,说只可惜他家里人不这么看。
    哥哥现身说法谈“婚姻风险”
  谈了一年恋爱,我越来越喜欢阿美,决定和她结婚。我家里非常民主,说娶什么样的人在我,阿美也常到我家来,我家人也不觉得她坏。然而,当我提出婚事时,父母和哥哥说我娶谁是我的自由,他们不干涉,但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我和未来妻子必须进行婚前财产公证。
  我一听就不太舒服,这好像不太尊重阿美。我表示了我的看法,但是这回我哥和父母非常坚决,他们认为如果阿美真的只爱我这个人,就该接受这个条件。父母一再拿哥哥的例子来告诫我,我以后会得到部分家产,如果娶个像前嫂子那样的人,我这一辈子加上我家人的心血都白忙活了。我虽然亲眼见到哥哥和前嫂子为财产争上法院,而前嫂子真的分了不少财产,让我哥元气大伤。可我觉得阿美不是嫂子那样的人。
作者: 自动采集 2005-8-9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