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健康生活心理健康婚恋家庭专题

好心做媒却毁了我的名节

来源:health.china.com
摘要:可怜我这个媒人,名节算是被彻底毁掉了。...

点击显示 收起

  
  她说道:“这种事就算传出去,你是男人,也不吃亏……”
    无心插柳当上媒人
  加完班,回到住处,刚端起饭碗,电话铃就响了。是珞珞,声音里带着哭腔———不用问,又和洪志吵架了。匆匆扒下几口饭,迅速赶去“救火”,一路上,满脑子都被与他们有关的事儿塞满了:他们好、他们闹、他们的规律……
  珞珞和洪志,一个是我大学同学,一个是我中学同学。有一年的圣诞节聚会,我把他俩都请来了,原想把一女同事介绍给洪志,没想到,这小子一眼就看上了珞珞,聚会还没结束,他们俩个就找了借口溜出去了。
  不久,我被公司派到马来西亚工作,一年后回国正赶上吃他们的喜糖。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就这样成了他们的红娘。可谁料想,原本如胶似漆的小夫妻,不知怎么就打闹起来,隔三差五打响一场“战役”,每一次都得由我这个所谓的媒人赶去调停。
  每次见到的“残局”都差不多:家里能砸的都已经撂在地上了;洪志早已冲出门外,据说“摔砸敲”之后他必定先去洗浴中心,而后找家酒店开房睡觉;珞珞手操剪刀、翻箱倒柜,说是要把能找到的与洪志有关的一切痕迹都“消灭”掉,每剪一刀,嘴里还要恨恨地诅咒一句。
  其实,我这个媒人到不到都一样。用不了一个月,被砸的、被剪的就被换成了新买的,这对“欢喜冤家”也已经和好如初;然后,隔不了多久,新的“战争”必将爆发……吵了再好,好了再吵,反复不休,都成规律了。
    眼前一片血淋淋
  可这一次有所不同,至少场面比我所见所想的混乱了许多。
  一进门,就被煤气味道呛到了,竖起耳朵一听,还有咝咝的气流声从厨房那边传过来。我赶忙冲过去,关闭煤气,开窗通风。等转回客厅,竟然见到了洪志:他没像以前那样负气而走,一个人定恙恙地站在屋子中央,满脸都是血印子———珞珞漂亮的指甲还有这功能。
  我四处看了看,没有找到珞珞,问洪志,他说:“让她去死好了。”我这才意识到,卧室的房门紧闭着。敲门,大声喊珞珞的名字,屋里就是没有动静。“要出大事了!”我不知哪里来的劲道,三下五除二,竟把锁给砸开了。一推门,眼前一片血淋淋……珞珞割腕自杀了。
  洪志没有理睬我的大呼小叫,丢下一句“让她去死,死了这个家就太平了”后扭头走了。
  一个晚上,医生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珞珞的父母都在外地,并且身体也不好,我和赶来帮忙的朋友一商量,决定还是暂时保密。可总得通知丈夫吧,我给洪志打了无数个电话,每次接通后,他都气急败坏地冲着我吼:“除非她同意离婚,否则别来找我!”
  珞珞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医生护士都把我当成了她的丈夫。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大夫特意把我叫到病房外边,语重心长地劝我:“千年修来的夫妻缘,要珍惜啊!”同室的病友家属也劝我:“你老婆这么年轻漂亮,换作是我,喜欢都来不及呢。”我要忙着解释“我不是她老公”,马上就有人小声议论,猜我是不道德的第三者。流言总是越抹越黑,我把心一横,索性什么都不说了。
    夫妻“战争”不断升级
  珞珞出院后,洪志就搬去酒店住了。我们劝他回家,他总说:“和这种歇斯底里动不动就自杀的女人一道生活,忒可怕了!当初,是你这个媒人帮我们牵的线搭的桥,我们都很感激你。她一定听你的话,你再做做好事,劝她同意离婚算了。房子、铜钿都可以给她。”
  说着说着,洪志就委屈起来:“你晓得的,我是公司的华东区经理,加班出差是常事,许多时候前一小时还约你们晚上吃饭,后一小时已经往机场赶了……”他是公认的工作狂,永远的工作第一、家庭第二;偏偏珞珞生性多疑,先是吵,后是打,最后还用上了跟踪这一手。事不凑巧,洪志两次都被“瞄”到和他的前女友喝咖啡吃夜饭。事后,洪志坚持说对方现在是公司的重要客户,还拿出对方的名片作证,可珞珞就是不相信,一口咬定这叫“旧情复燃”,还冲到女方公司论理。夫妻“战争”不断升级,洪志“离婚”二字才出口,珞珞就锁上房门闹起自杀来了。
  做不通男方的工作,我回过头来劝珞珞:“算啦,既然两个人合不来,不如趁现在还没有小囡及早分手吧,这样对双方都好。”珞珞哪里听得进去,责问我:“你是不是被洪志买通了?老话讲,劝聚不劝散,当初是你介绍我们认识的,现在,你好人总归是要做到底的。”
  一段婚姻走到这种地步,我这个媒人也没啥味道。有一段时间,洪志约我喝酒,我哪怕编个理由也要推掉;珞珞往我家打电话,我也是能躲就躲,躲不了就敷衍了事。更何况,我也和女友闹着别扭,我哪还有精力照顾这对冤家。
    一切都是精心策划
  某日,珞珞又给我打电话,说她想好了,要和洪志分手。她怕自己提的有些条件洪志不答应,想让我从中调和调和。她约我下午去她家详谈,我满口答应下来。
  那是入夏后又一个高温天,赶到珞珞家时,我浑身汗涔涔。客厅的空调不知去向,珞珞说坏了,拿去修了,说着就把我往卧室引。有那么一瞬,我有种不妥的感觉。
  珞珞在床沿坐下,我孵进了旁边的沙发。她翻来覆去说的那些话,我几乎都能背出来了———无非就是个为情所困的女人。但看着她的眼泪扑簌簌地滑落下来,我实在不忍心打断她的絮叨,只是不断递上纸巾……
  珞珞的声音一点点轻下去,她的身体一点点软下去,我猜她哭累了,可她说:“我老是难过的透不过气来。”我凑过去问她要不要紧,是不是需要去医院看看。珞珞没有回答,洪志愤怒的吼叫声却从我背后传来。几乎是在同一刻,珞珞抱住了我,她的力气真大啊,我挣扎了半天才挣脱出来。“洪志,没了你,照样有男人喜欢我,你也看到了,这些天我们都在一起。”珞珞的这番表白听得我汗毛倒竖。
  没过几天,就有老同学在MSN上问:你和洪志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现在一提到你就咬牙切齿?还有急性子的打电话教育我:你小子怎么没脑子?人家长得再好看,总归是朋友的老婆。你一会儿给人家当红娘,一会儿又……我试图挽回名誉,约了最要好的同学吃饭。刚起了个话头,同学就拎清了:“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关键在于洪志不信。”
  思前想后,我认定这一切都是珞珞精心策划的。我找她说理,没想反被抢白了一顿:“其实我并不想害你,这种事就算传出去,你是男人,也不吃亏。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就是要让他气死,气疯掉,要让他品尝痛苦的滋味。”这女人真是疯了。
  可怜我这个媒人,名节算是被彻底毁掉了。可———我招谁惹谁啦?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作者: 自动采集 2005-9-11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