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健康生活心理健康婚恋家庭专题

我要了那个处男的第一次

来源:health.china.com
摘要:在那里,她遇见了辉,那个自己生活在黑暗中、却带给她无限希望和光明的男人。”——当她终于用一句残酷的话骂“醒”了辉时,却也将自己与辉一同推入了无边的黑暗里。辉是房东的大儿子,第一次见到他,并没感觉到他与常人有什么不同,只是他常戴着一副大墨镜。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视力几乎相当于一个盲人。...

点击显示 收起

  
  新月带着女儿,在异乡的那个小院落里生活了两年。在那里,她遇见了辉,那个自己生活在黑暗中、却带给她无限希望和光明的男人。“是出于对现实的无奈吗?”——当她终于用一句残酷的话骂“醒”了辉时,却也将自己与辉一同推入了无边的黑暗里。现在,他们开始期盼,期盼爱情和人生的另一次光明……
  异乡小院里那个男人
   我带着对婚姻的绝望离了婚,带着6岁的女儿来到内蒙古的一个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我和女儿在那里租了一间房子,开了一个小发廊,生意还可以。房东一家人都很好,我们租的那间屋子有个后门通向房东家的院子,所以我女儿经常去院里玩,他们也经常帮我照顾她。
  
  辉是房东的大儿子,第一次见到他,并没感觉到他与常人有什么不同,只是他常戴着一副大墨镜。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视力几乎相当于一个盲人。可是,辉却比好多正常人还要出色。他经常帮邻居修收音机和其他的一些小家电,而且总是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得异常整洁。
  
  在那里住了半年,我和他没说过几句话,他也很少和别人讲话,以至于我都没怎么注意到他。一个闷热的中午,有一位客人刮完脸后躺在那里睡着了,后来又来了新的顾客,我只好叫醒了他。那位客人竟骂起我来,我觉得特别委屈。后来关起门来两天没营业,一个人偷偷地哭了好久。
  
  就在那天下午,有人敲门,我问是谁,外面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我小心地推开门,却见辉站在门口。我略迟疑的时候,辉问我:“怎么了,不欢迎吗?”我连忙请他进来。我们俩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他先开了口。他问我是不是很喜欢唱歌,我说还可以。辉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磁带叫我听,当里面传出田震充满磁性和淡淡忧伤的声音时,我惊讶极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田震的歌儿?”“有天我从外面经过,听你唱过《怕黑的女人》,你唱得真好听,很原版……”
  
  我苦笑了一下,连自己都没觉察出来我是怎么笑的,他却立刻问我为什么笑得那么勉强。我一愣,竟然冒失地说了句:“你能看见我吗?”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叹了口气说:“我要是能看见人的表情,哪怕只有一瞬间也好,也算我不白来这世上走一遭啊!”我赶紧为自己的冒失道歉,为了不让我太尴尬,他马上转移了话题。他说他特别喜欢崔健的《一无所有》,还特别喜欢华彦钧的二胡曲,听起来如泣如诉,每次听见我放二胡曲子,他都会不由自主地在院子里停很久,听得很入神。就这样,我们聊了整整一个下午,从音乐到人生……
  
  我发现自己好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他也在不停地笑,那笑是我以前从未在他脸上见过的。他按了一下手腕上的盲表,起身说:“已经5点多了,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这么久。”接着他又很客气地问:“你是不很烦?”我说:“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倒是你让我忘记了很多烦恼呢!”我很由衷地说。“真的么?真是这样的话,我就太开心了!”他笑着,那笑确实很开心。我第一次注意到,他的笑原来那么灿烂!
  
  他走了。看着他的背影,想着他说的每句话,想着这样一个失去光明的人,竟然比我还要乐观,想得还要周到,千方百计地开导我,用愉悦来感染我,真的很难得!我由衷地想,他活得真的很坚强!
  爱情是一片蓝色天空
   从那天起,辉几乎每天都来坐一会儿。他总是用他特有的乐观与轻松,带给我和女儿很多快乐。可是突然有一天,一整天都没见到他,我竟然坐立不安、魂不守舍,不时向外面张望着。后来我实在按捺不住,便让女儿去他家看他。过了一会儿女儿回来了,很不高兴的样子,对我说:“妈妈,小辉叔叔他不好,躺在床上不理我。奶奶说他不听话,所以要给他打针……”我明白了,他是病了。我出去买了水果过去看他,他躺在床上,脸色难看极了,嘴角还起了一排水泡。我洗了块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他用发烫的手一把抓住我的手,我本能地挣了一下,还是被他抓得紧紧的。
  
  好一会儿,我们谁都没说话,直到吊瓶全都打完了。我给他拔了针,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告诉他别多想、好好休息,便穿过院落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我再三地叫他不要多想,可是那晚,我自己心里却涌起了波澜……
  
  两天后的中午,天气闷热得叫人喘不过气来。辉来了,手里还拎着一瓶酒。他要我拿来两只杯子,让我都倒上酒,陪他喝一杯,说然后他有话要说。我倒满酒,辉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本来很白的脸刷地一下红了。我也端起杯,像他那样一下子喝了进去。
  
  我本来是能喝一点酒的,但可能是天太热,再加上我心脏不太好,所以酒一下肚心便狂跳起来,非常难受。辉敏感地觉察到了我的不适,一连说了好多自责的话,拉着我一定让我躺下,然后他在我身边坐了下来。他拉着我的手说,有件事他一直想了很长时间,如果不喝一点酒不会有勇气说,求我不要打断他,让他把话说完。
  
  辉说:“从你来的第一天起,几乎所有的人都议论你,说来了个漂亮的女人,还带了个孩子,没准儿不是个好人。可是,通过我的观察(尽管我看不到,他自嘲地解释),你不是那种不正经的女人……”接着辉用力攥了一下我的手说:“新月,我想要你这个人,而且是要一辈子!我再也不让你流泪,再也不让你怕黑,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你……”说完这番话,他的表情突然像犯了错误的孩子,静静地坐在那里,显得很无助,像是在等着我“处置”。其实他不知道,我早已泪流满面了!
作者: 自动采集 2005-11-2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