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药品天地药界风云动态

追踪“高价收药”全过程

来源:哈尔滨日报
摘要:细心的读者会发现,“烂手爪子”们原先铺天盖地乱贴的不干胶小广告又多了新内容,在我市各大医院的走廊、病房甚至卫生间,以及繁华地段的电线杆上,“高价收药”的广告十分扎眼。为了揭开“高价收药”的内幕,弄清“药贩子”倒药的全过程,记者日前一连几日跟踪暗访,与市药品监察大队检查科的检查人员共同揭开了旧药回收......

点击显示 收起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烂手爪子”们原先铺天盖地乱贴的不干胶小广告又多了新内容,在我市各大医院的走廊、病房甚至卫生间,以及繁华地段的电线杆上,“高价收药”的广告十分扎眼。为了揭开“高价收药”的内幕,弄清“药贩子”倒药的全过程,记者日前一连几日跟踪暗访,与市药品监察大队检查科的检查人员共同揭开了旧药回收再转手销售的黑幕. 

 街头收药做黑心“二传”

  记者走访了香坊区珠江路、衡山路、西大直街及一曼街等部分路段,发现电线杆上、人行步道板上和公共汽车站站牌上,到处贴满密密麻麻的药品回收广告。在香坊区香占小区的居民楼前,记者按照广告留下的电话号码联系上了一名“药贩子”,称欲出售一批过期的青霉素针剂,要求与对方见面交易。电话那边一个自称姓李的女药贩说:“收过期药要冒些风险,有的药会弄出人命来,所以收药价格特别低,每盒只出1.5元,至于收购其他药品价格还得面议。”最后,记者与女药贩约定在二商店门前会面。

  6月13日下午3时,一个穿米色衬衫的中年妇女来到了“接头地点”。记者背着一兜药走上前搭话,那女人向四周张望半天,警惕地把记者拉到了一边说:“下次可别这么明目张胆,现在查得可紧了。”记者从兜内拿出了过期的利君沙、头孢、青霉素等十几盒药品。她查看一下说:“你这药过期时间太长了,只有个别的我能要,剩下的这些我再给你找个人。”她在付给记者18元钱后,电话联系了另一个男“药贩子”。那人约记者到太平桥头交易。

  次日上午9时,一高个儿男人骑着自行车,手里拎着装满药的三角兜与记者在约定地点见了面。高个儿看过药开始“定价”:“干我们这一行有个规矩,一般按市价的30%收药,如果量多或者长期供药就可以稍高一点。可你这药实在是太难卖了,给你30元钱算是拉个回头客。”记者边与他交易,边同他套话。高个儿说,他们一般收的都是老干部开的药,一些老人拿着公费开的药吃不了就低价卖了。如消渴丸、地奥心血康、双黄连针剂等,这些药在市里的小诊所十分畅销,他今天就花100元收了一兜子的药。可是这回收的记者的这些药一看就很“烂糟”,只能卖到农村去了。

  高个儿男子拎着刚刚收的药,匆忙地骑车赶往下一个接头地点。记者一路跟踪,走了不远,就发现他又和一个女药贩接上了头,女药贩检查完药后,从兜里抽出5张百元大钞,高个儿男子找给了她一些零钱。粗略算来,这名男药贩130元钱收来的药一转手就卖了450元钱左右。揣上钱,高个儿又骑车走了,待那个女药贩回过头,记者惊讶地发现她竟然是前一天与记者接头的那个姓李的女药贩。

  卖药帮派设多条“网链”

  经过两天的暗访,记者初步认定这名女药贩很可能是哈市一些倒药帮派的“二传手”,她既可以独立出来收药,也回收“下线”提供的药品,然后再集中送往“总部”。

  6月18日晚,记者想对其倒药过程做进一步的了解,便再次拨通了女药贩的电话称还要给她提供药。也许是上次的交易“合作愉快”,女药贩在电话里聊起来。她说,像记者这样的“散客”是不多见的,她的客户主要有两种人,一种是病人,是那些不用自己掏腰包看病吃药的病人;第二种是一些医院的大夫、护士,他们手里常有多余的药。对她来说,收像记者这样的普通居民家用过的剩药和过期药,只是“小意思”,有的药因过期时间太长,需要改改批号,这些药只占总回收额的20%左右。收回来的药有的随收随卖,有时在医院门口收来的药,进到病房里就卖掉了;有的药则统一卖给自己的“头儿”,再由这个“头儿”送到外市县的小诊所、村级卫生院和小医药市场,有的还直接卖到农民手中。

  为了找到女药贩的“老巢”,第二天记者再次与女药贩接上了头,交易结束后,女药贩在道里区地段街一家医院旁站了站脚,拐进了一栋居民楼里,待她出来后,已是两手空空。这时,哈尔滨市药品监察大队稽查科的执法人员及时出手,控制住了女药贩,并从她包里搜出好多小广告。通过盘问,女药贩将执法人员带到了2楼一户居民家,在屋里,执法人员发现了大量收购来的药品和广告单。

  据稽查科负责人讲,这次查处的是一家比较大型的专门收药、倒药的黑窝点,查处药品有上百种,其中地奥心血康、利君沙、先锋、白蛋白等药品比较集中,这些药品中存在大量过期药,还有像三唑仑这样的治疗精神疾病的处方药品。另外,在屋内有好几个男女药贩子,他们都是这个女药贩的“下线”,到这里来送药的。据这伙药贩子交代,倒药人在哈市有几大帮派,回收上来的药各帮都有自己独有的销售员和销售网络,购销“链条”相当严密,多数都卖到了江北和肇东市,他们只是从中“拼缝”。现场,检查人员对这些回收的旧药进行了查封,并对“药贩子”们进行处罚。

  非法倒药缘何猖獗

  在对“药贩子”的询问中得知,倒药的利润主要有两块,一是赚取药品差价,低价买进,高价卖出;另一个便是,掺杂过期药和假药来牟取暴利。归根结底,较高的利润仍是这些“药贩子”铤而走险的内因,一个完整的地下买卖市场则是他们得以生存的外因,而打击力度不足,则是“药贩子”越来越猖獗的主要原因。

  据哈尔滨市药品监察大队稽查科负责人介绍,从供给方看,“药贩子”的货源如此充足,源头还是那些仍在享受公费或福利医疗的人,他们往往会将剩余药品兑现。在这种福利医疗制度下,“一人保障,全家看病吃药”,“小病大看,无病也看”等现象屡禁不止。另外,旧的医疗体制对医疗单位缺乏约束,药厂为推销药品,钻旧医疗体制的空子,用回扣等方式诱使医生开大药方、人情方,使部分药品积存在患者手中;从需求方看,广大农村医药市场不够健全,几乎没有正规的医药销售商店,农民患者难以承受居高不下的药品价格,有的农民买药还要走上几公里甚至十几公里路,这使得“药贩子”的货源有了销路;从打击力度看,目前药监部门的执法权力仅限于罚款和没收药品,一两次的打击根本无法铲除倒药行为。而公安部门对于这些“药贩子”的处罚,只有达到5万元金额才能进行刑事处罚。

  看来,打击、取缔黑“药贩子”,净化医药市场是一项系统工程。

  常识

  服用过期药品

  对人体健康有害

  据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内科周主任介绍,过期药的有效成分已经没有了,有些西药还会发生化学变化,如同慢性毒药,尤其是用过期的针剂给人体注射的话,就更危验了。例如,对于糖尿病人来说,如果服用了过期的降血糖药物,剂量的不稳定最终将导致血糖的急剧升高或降低,诱发各种合并症,危及到患者的生命。没有获得生产批号的药品更可怕,它的药品质量和剂量根本没有保证,患者使用后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再有,类似白蛋白针剂之类的药品,贮藏要求有严格规定,按标准要求在2℃至8℃的低温下贮藏,否则药效降低,有的还会产生副作用。为此,医学专家指出,汹涌的药品回收暗流对百姓生命安全构成极大威胁,如不及时遏制,极有可能构成公共卫生事故的巨大隐患

作者: 佚名 2004-7-23
医学百科App—中西医基础知识学习工具
  • 相关内容
  • 近期更新
  • 热文榜
  • 医学百科App—健康测试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