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Home药品天地药界风云数据与行业分析

洛伐他汀从“贵族”沦为“平民”

来源:医药网
摘要:贵族之所以为贵族而非庶民百姓,是因为其身份独特,稀少且尊贵。曾为我国原料药“贵族”的洛伐他汀,从其目前众多的生产者、不断下滑的价格以及日渐变薄的利润来看,它与作为“贵族”的条件已渐去渐远。洛伐他汀是世界上较早上市的他汀类药物,1987年默克公司率先将其应用于临床便引起关注,上世纪90年代初进入世界十大......

点击显示 收起

    贵族之所以为贵族而非庶民百姓,是因为其身份独特,稀少且尊贵。曾为我国原料药“贵族”的洛伐他汀,从其目前众多的生产者、不断下滑的价格以及日渐变薄的利润来看,它与作为“贵族”的条件已渐去渐远。

 

    洛伐他汀是世界上较早上市的他汀类药物,1987年默克公司率先将其应用于临床便引起关注,上世纪90年代初进入世界十大畅销药行列,成为世人瞩目的“重磅炸弹式药物”。然而,洛伐他汀在国内的崛起是它在2002、2003年度给浙江海正药业带来丰厚利润之后,引发众多企业蜂拥而上。时隔不久,情况便发生了逆转,技术进步、价格下降、渠道变通,导致洛伐他汀的身价由“贵族”沦为“平民”。

 

    从特色原料药褪色为普通原料药

 

    价格下跌,利润变薄是洛伐他汀沦为普通原料药的主要象征。根据健康网统计数字,洛伐他汀出口价格两年来直线下降,2003年平均价格为395美元/公斤,到2005年4月份出口平均价格就只有130美元/公斤,国内企业销售价格为1080元/公斤左右,企业利润已经很低。

 

    欧美进入门槛作用被屏蔽,使得进入国际规范市场不再具有专供性。洛伐他汀进入欧美市场各种认证注册依然是必不可少的通行证,但企业可以通过种种措施绕道进入欧美,相应地使认证门槛降低。没有药政的保护,失去了丰厚的利润,洛伐他汀变成了大宗原料药。技术的进步导致规模扩大和生产效率的提高,是洛伐他汀平民化的重要原因。

 

    海正转身追求新增长点

 

    2004年,海正及其代理公司(中化宁波、浙江医保)占据洛伐他汀95%的出口份额,2005年1~4月,这个份额下降为32%。从海正公布的数据来看,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洛伐他汀销量锐减,只有去年同期销量的1/6。海正的解释是:公司下决心不再向竞争对手提供价格低廉的辛伐他汀和普伐他汀前体,以在更为长期的发展中有利于公司他汀类产品的经营发展。源于丰富的产品梯队、成熟的业务模式,海正将他汀类产品的重点转向了辛伐他汀和普伐他汀;更进一步的是,海正制剂车间6月份将迎来欧洲COS检查。

 

    群雄蜂涌进入战国时期

 

    屈指数一数,目前国内涉足洛伐他汀的企业有:海正、丽珠、广东蓝宝、重庆大新、鲁抗、浙江瑞邦、华北制药、江苏华源、齐鲁齐发、康裕、中美华东、浙江九州……,数目已达10多家。大家的设计能力都不小,小的有2~3吨/月,大的达10几吨/月。虽然目前洛伐他汀的出口量开始回升,但看看每个月个位吨数的出口量,称洛伐他汀进入战国时代一点不为过。

 

    国际市场上中印对峙

 

    同中国的情形一样,近两年,印度洛伐他汀市场也一改BIOCON一枝独秀之势,南新、LUPIN、AUROBINDO、CONCORD BIOTECH、KREBS等几乎所有的青霉素生产企业都进入洛伐他汀市场,印度市场也不消停。从世界的角度来看,洛伐他汀将形成中印两大生产基地,中印两大阵营的竞争导致的产业链分工将是未来一段时期内的主旋律。

 

    发展趋势或成寡头垄断

 

    国内洛伐他汀后市该何去何从?我们不妨先参考一些类似品种的历史轨迹,预测一下洛伐他汀的未来走势。如青霉素粉,上世纪50年代中国开始生产,90年代国内大发展,形成中、印、欧三雄鼎立之势。目前,国内年产量近3万吨,欧洲有几千吨,印度几乎全线停产。青霉素粉印度不干了,可是半合成抗生素印度领先中国。青霉素的历史强化了一个观点:中国在发酵上有优势,印度在合成上更厉害。参考青霉素,我们预测洛伐他汀:在价格降到一定程度时,或许在800多元/公斤,或许900多元/公斤,但不会在1000元/公斤之上,印度将放弃生产,转而从中国进口洛伐他汀合成辛伐他汀,双方各自发挥比较优势,最终形成的国际分工格局是中国供原料,印度搞深加工。

 

    如果认同这个推测,国内企业的选择已经基本明确:1、上规模,降成本。大宗原料药的优势最终要转化为成本优势,规模是降成本必不可少的前提之一;2、搞认证。大宗原料药没有足够的利润让给中间环节,自营出口将是销售的主渠道,认证在这时候又变得很有必要;3、价格战。规模上了,成本降了,认证搞了,自然而然地就会引发价格战,产业洗牌在所难免;4、洗牌后形成寡头垄断。几轮价格战下来,该淘汰的淘汰了,估计剩下的3~4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谁也无法奈何谁。寡头垄断形成了,国际分工也就趋于明确。

 

    中印分工合作是洛伐他汀最好的出路,不过这个过程曲折复杂,同时还要提防着全合成辛伐他汀。目前由于成本不具备优势,全合成辛伐他汀技术尚未对洛伐他汀构成威胁,但恐一虎在侧,总得时时提防。(作者:严卫民)

 

 

(转载自《医药经济报》)

作者: 自动采集 200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