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源世界
首页医药经济中医药行业

孙传正:以中医理论体系认识和发展中医

来源:医药网
摘要:日前,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中国中医药发展大会”上,民间老中医、浙江东阳市孙氏本草中医药研究所所长孙传正提出,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医学是超前的人体生态科学,这一观点引起与会专家学者的关注。孙传正认为,中医和西医是两种不同的理论体系和两类不同的愈病机理,中医学调整人体内环境的治疗思想和治疗方法,不能......

点击显示 收起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中国中医药发展大会”上,民间老中医、浙江东阳市孙氏本草中医药研究所所长孙传正提出,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医学是超前的人体生态科学,这一观点引起与会专家学者的关注。孙传正认为,中医和西医是两种不同的理论体系和两类不同的愈病机理,中医学调整人体内环境的治疗思想和治疗方法,不能用西医的理论和学术标准来验证。中医的科学精髓在于平衡人体生态系统,通过中药治疗来调整人体内环境,从而实现愈病的目的。
 
    作为民间中医的代表,孙传正此次应邀与会讲演是因为他发明的“艾立康”中药在河南省上蔡县治疗艾滋病疗效显著而引人注目。2003年科技部就中医药防治艾滋病问题,组织专家调研组先后7次赴上蔡县等地深入跟踪调查。科技部的调研报告说,“浙江的孙传正大夫,在当地开展免费治疗已近3年,治疗了约200例患者,有病案记录者164例,治疗以3个月为一疗程,一般服药1—2个疗程。结果显示:临床治愈者73例,效果显著者86例,总有效率达96%;其中100例服药者3个月后停药,两年不反弹;进行临床检测的15例中,5例转阴,2例病毒大幅度下降,7例T4+、T8+淋巴细胞明显升高。由于服用中药基本无毒副作用,许多患者病症消除后,体力恢复较快,不仅可以正常生活,而且还能参加劳动生产。”、“中医药在防治艾滋病方面有显著疗效,且疗程短、成本低,停药后不复发,无明显毒副作用,得到了艾滋病患者的广泛欢迎。”
 
    今年63岁的孙传正出身中医世家,受祖辈影响在中学时开始痴迷中医理论,目前办有一所中医药研究所。治疗疑难杂病在当地颇有名气。1986年国内发现艾滋病后,开始关注和研究艾滋病,发表中医学论文有《艾滋病证治钩玄》、《论从心从血论治之非》等。这次在第二届中国中医药发展大会上,孙传正结合自己对博大精深的中医理论著作的深入研读和理解,提出中医学是超前的人体生态科学观点,反响热烈。
 
    孙传正对记者说,在西医学盛行的时下,西医在应对诸如艾滋病、传染性肝炎、SARS、流感癌症高血压、心血管病、糖尿病等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病种面前,遭遇尴尬境地。于是,“顺应自然,返朴归真”的传统自然医学被得到了重新重视。据美国《财富》2004年3月克里夫顿·利夫的文章记载,美国人花了33年时间,耗资2000亿美元研究肿瘤的防治,发表了156篇论文,在果蝇、小鼠、蛆虫、身上筛选出大量抗癌药物的先导化合物,而这些能治小鼠等动物模型身上一种移植癌的药物,大多治不了实际癌症患者的癌。为此,美国人不得不反思,同时他们也意识到必须从理念上加以调整,学习中国的人与自然和谐中医思想与辨证论治这两个重要的内容。
 
    目前,现代医学的一个分支——生态医学的悄然面世,以及大批“洋中药”涌向我国,反映了世界上一些国家医学理念的新变化。中医的治疗思想正逐步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所认识和认同。但是,我们却偏偏在忽视自己民族历数千年而不衰堪称为现代生态、自然医学楷模的中医学。还在自问中医学是不是科学?是什么科学?我们的一些专家学者为了给中医学找出路,孜孜不倦地用西医学的理论来验证中医理论是否正确,通过实验室和动物试验来验证中药有无疗效;医药管理部门对中医中药的评审还在全部套用西医西药的体例,这样会严重阻碍我国中医中药的发展。
 
    孙传正认为,中医学是世界上惟一有5000年连续历史的,独立于西方医学的医学体系。中医和西医是两种不同的理论体系和两类不同的愈病机理,与西医的“治病”不同,中医是“治病人”。中医不单单在追求“病”上,而是按“时、地、人”把大环境以及个体的整体进行辨证论治与预防的。中医学的核心内涵是“保持—平衡”,是以“天人合一”的自然观、形神统一的整体观,通过对人整体生态环境的调控达到防病和愈病的医学模式。如《黄帝内经》的三焦、开合枢学说,和“升清降浊”、“去宛陈莝”、“开鬼门,洁净府”、“踈涤五脏”的治疗方法,都是调整人体生命状态,平衡人体生态系统,这是中医治疗一切传染病和疑难杂病的宏观指导。新兴生态医学局限于“微生态平衡”论,与中医学的上述学说相比,不过沧海一粟而已!所以,中医学才是原汁原味的生态医学,是超前的人体生态科学!只不过古代没有“生态”与“环境”这类名词,《黄帝内经》等古籍无法用这类概念表达而已。
 
    那么,中医学的整体生命状态与调整人体内环境又是怎样的关系呢?孙传正说,《内经》高度概括的中医学治疗法则是,“理色脉而通神明……所以远死而近生”(《素问·移精变气论》)。“神明”的内涵就是整体生命状态,这种整体生命状态,是以多系统、多指标的生理病理综合评价体系“症”来表述的。中医学的“辨证论治”,辨的就是整体生命状态。其中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纲辨证”是其总纲。所谓人体内环境,是指除八纲之外,燥、湿、痰、瘀、水、郁、气、火、风之类均是。总之,不论是致病因子、生理病理产物、生理病理形态与体质机能状况等等,都属人体内环境范畴。中医学的这种人体内环境治疗理念,决定其愈病机理与西医西药截然不同,对传染病的治疗,主要不是依靠药物直接杀灭病原体,而是通过把握肌体内环境综合情势的信息表达,调整和营造不利于病原体生存的内在环境,提高机体代谢功能和自我修复能力而愈病。因而中医药对传染病的治疗完全可以不问病原体是什么,只要按肌体内环境综合情势予以正确实施即可达治疗之目的。所以,中医强调辨证论治(即辩内环境论治),高度凸现了它调控整体生命状态医学模式的宏观特征。在2003年全国抗击“非典”的非常时期,中医药治疗效果明显优于西医西药的事实便是个典型例证,并得到世界卫生组织高度认同。当时,全世界对“非典”流行的病原体还远未确定,但广州中医药大学附一医院根据中医“辨证论治”实施治疗的45例“非典”患者,无一例死亡,而西医西药治疗的死亡率却高达6%,且平均费用是中医药治疗的30倍。
 
    他进一步举例说,白虎汤是仲景《伤寒论》治疗阳明经证的主方,之所以能治愈暑热型乙型脑炎,是因为该病的临床症状,与阳明经症的“高热、面赤、恶热、大渴引饮、脉洪大有力”等内环境信息表达的特征相符,是调整该病内环境的对“症”之药,治愈乙型脑炎顺理成章!但西医实验表明白虎汤中的每一味药或四味药合用都不能杀灭乙脑病毒,如果按西医的观点用中医中药是不行的,然而事实证明,用中药白虎汤对乙型脑炎治愈率要高出西医西药20%,且无后遗症,西医治疗还有后遗症。
 
    近年来,孙传正根据中医学调整人体内环境的治疗思想和治疗方法,研发中药“艾立康”在治疗艾滋病方面取得显著疗效。国家科技部在跟踪调查后,将调研报告呈送中央领导引起高度重视。他说,由于艾滋病毒能将自身的遗传物质插入到宿主细胞基因内部随宿主细胞分裂而不断复制,治愈艾滋病的前提,就是要将HIV从人体细胞内分离出来。目前,国际通行的核苷类、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和蛋白酶抑制剂,虽能降低HIV在体内的复制水平,但对细胞内病毒却无能为力,且毒副作用较大,病人不易接受,疗效局限。他的治疗艾滋病思路是将艾滋病内环境信息表达的中医学定位于“内源性寒疫湿毒”,其治疗大法是逆转肌体内环境(包括细胞内环境),病毒复制链自然可被撕裂,HIV从人体细胞内分离出来则可水到渠成!根据今年4月回访,凡服药3~6个月者,停药三年来都在重新参加体力劳动,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所以说,中医学是一门通过调整人体内环境而愈病的人体生态科学,它的汗、吐、下、和、温、清、消、补八法都是调整人体内环境之法,根据治疗的需要,可以单法运用或数法并进而达到“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的正常生命状态。至其内伤杂病,多由先天禀赋、饮食起居、房室不节,或操劳过甚、情志所伤积久而成,或因物理化学因素诱导所致,如亚健康状态、贫血、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骨质增生、血管内弥漫性凝血、癌症肿瘤、妇女经带胎产病变等等,无不是人体内环境失调而导致整体生命状态的失衡,治疗办法只有一个——调整人体内环境。
 
    孙传正认为,根据中医学的科学特点和愈病机理,我们大可不必再去做那些用西医理论论证中医理论是否正确,用西医实验方法论证中医药有无疗效之类的无谓作业。宇宙之大并非现代自然科学都能认识,正如恩格斯所评价的:“虽然十八世纪前半叶自然科学在知识上,甚至材料整理上要高过希腊时代。可是它在理论地掌握这些材料上,在一般的自然观上都比希腊古代要低得多”。这种评价也正适用于当前中西医两种不同理论体系的分析。科学的多元化是一种事实,西医的实验无法证实白虎汤能治愈乙型脑炎,这不但证明不了中医学不科学,恰恰是说明了西医方法论的局限性。有鉴于此,中医药必须建立起自己医学的独特论证体系。中西医是两种不同的理论体系,两种不同的愈病机理,中西医的结合点应该放在技术互补上,而不应该放在奢望建立一门所谓“中西汇通”之类的统一学科上,立足于以西医框架推动中医学的“发展”不是科学的态度。中医学的宏观理论决定了重大理论的创新是个漫长的过程,从仲景的《伤寒论》到叶天士的《温热论》历时近1500年就是其例。基础科学没有现代古代之分,数亿年前是太阳,现在还是太阳
作者: 自动采集